白辰菌

杂食,沉迷BGO,山风红蛋kk溺爱。是喜欢来打和q娃的大朋友,真实游戏宅。

夜谈【*只有两个人的女子会】

*我流福,重点高亮。

*猹福友情(严重申明),和少量的f→s

*大量代词和奇怪的排版!

*无聊的笑话和梗!

*慎!入!雷爆警告!



=


*So……你想要谈谈?

*……

*你想要谈谈。

*……

*好叭,不论你想不想谈,我都想跟你谈谈。

*……我们必须要用这样的形式进行对话吗?

*Fine,假如你不愿意的话。

 

半透明的灵魂无趣地收回了黑漆漆的对话框,结束了自己的旁白游戏。她面向着屋内,坐在窗沿,晃动着小腿看着自己的宿主兼友人。

Frisk吃着爱心发胖夜宵奶油派,慢吞吞但不失决心地说:

“我不认为我需要谈话。”

幽灵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刻薄地冷笑着:

“可不是嘛,回到地面上以后做了近半年的家里蹲,减少和外界的社交到了让所有人担心的程度。每天都用玩游戏和看电视剧打发时间,每晚都会因为噩梦而惊醒,这样活泼开朗健康的孩子真是世间少……”

 

*……!

 

浅色的幽灵突然噤声,她微微侧头,尖锐的冷笑还挂在嘴角。没有虫鸣声,也没有树叶沙沙作响的节奏,静谧的夜晚由此显得沉寂得诡异。

Frisk稳稳地咀嚼着派,用全身心感受着甜美的滋味。虽然决心脸上看不出感情的波动,但她其实非常享受每晚的爱心发胖派,什么事情都没法阻止她体验这种被爱的感觉。更不用提现在这可以算是例行常规的事态。

 

*…………

 

“终于走了,那个伪善的骨头!”幽灵啐了一口,惹来人类微微皱眉(这是脏话唉小孩子不能讲),“他是在监视?还是警告?都过了这么久了,他怎么还是那么神神叨叨的?”

甜食下肚,Frisk的嗓音带着点少见粘稠和甜腻,她不紧不慢地拿纸巾擦着嘴,一边思考着一边说:

“可能是怕我重置吧。”

“可你已经没有重置的能力了!”回到地面上以后。

也许与环境有关,地面上没有存档点,而Frisk的有关时间的特殊能力也没有机会再次使用。

 

不过其实也并没有重置的必要,毕竟他们走的是pe线嘛。

没有杀戮,没有伤害,和平美好阖家欢乐的故事。

 

“重置也有分主动和被动。”Frisk直接明示了,“别人不会杀我,但我可以自杀。”

 

幽灵愣住了,一时有些说不出话。

她想起了什么。

 

在极漫长的旅途中,Frisk的每一次死亡就是一次短暂的重置,也就是被动的重置。重置的滋味应该不好受←这是幽灵猜的,不过比起在死后那个黑漆漆的封闭的小空间里待着,Frisk更愿意走进地底的世界。

 

*她也想带着那块雪进行伟大的旅行。

 

但是死亡次数多了以后,幽灵开始不耐烦了。她厌烦了每次那个孩子努力逃跑,却被拦住时恐惧不堪的神情;她厌烦了那个孩子伤痕累累的样子;她也厌烦了每次死亡,那个孩子在黑暗中默然的样子。

于是好战的幽灵时常联合那朵自认酷炫的小花进行诱导,引诱那个遍体鳞伤的小孩拿起武器进行反抗。

也没有那么顺利,但是他们成功了。

 

有那么一天,Frisk遇到了一个难缠的怪物。

……

*你吃掉了情侣棒冰的一半。

……

*你吃掉了雪块。

……

其实那个怪物也不是很强,也不是很凶,甚至有点让人记不住名字。

但是它太执着了,它一次又一次地追上逃跑的小孩,叫嚷着恐怖的让人听不懂的语言。

……

*你吃掉了奶油肉桂派。

……

*你又死了。

……

*……

Frisk杀死了那个怪物。

灰尘被风吹散时,那个孩子仍有一点茫然。

 

*呃……

*听着,这不是你的错。

*好吧,虽然动手的是你,但是毕竟是我怂恿的你……噢,还有那朵烦人的花!

*……嘿,你在听吗?

*你还好吗?

 

伤口有些痛。

但是没关系。

在下一个存档点它会自己愈合。

 

*……那就好。

 

幽灵每每回忆到这里,都对自己的迟钝无语。

 

Frisk最终来到了那条明黄色的长廊。

她看到了一个存档点。

和那个隐蔽在黑影中的骷髅。

 

但是万幸的是没有发生战斗。

 

毕竟那个孩子在对话之后,没有任何征兆地自杀了。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Reset。

 

幽灵想到那个骷髅可能被吓破了骨胆,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也不是故意吓他的,”Frisk解释,“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进行重置。那感觉就像把你剪成杂乱的小碎片,然后揉成一团,暴力地放进再生纸制造机里。有点恶心。”

 

好吧,是有点恶心。幽灵想着。

那个曾经崩溃的人类,现在也能如此平淡的说那么无聊的笑话了。

 

不过想来,可能就是那次自杀,导致那个骨头神经质的监视行动。

 

“好吧,别提他了。”幽灵说,“既然走了PE线,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新的生活呢?你看,现在谁会不喜欢你呢?”

“我本来就不擅长社交。”

“可你明明很会调情!”

Frisk被噎了一下,没想到猹生既然发现了华点。但她还是坚持:“我不擅长表达自己。”

“这倒是真的。”一个全程代言了Frisk的幽灵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

“所以我会选择那种方式。”

“什么意思?”

 

“我会观察对方的反应,猜测他的心情,他的想法,以此来进行应对。”

*我会观察对方的反应,猜测它的心情,它的想法,以此来避开攻击。

“轻浮的行为是最有迹可循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们。

 

 

骗子。

幽灵心里想。

 

她是见过的,那个试图交谈的人,那个尝试拥抱的人,那个努力结交的人。

那个最后只能和幽灵做朋友的人。

 

自杀之后,Frisk决定走pe。但是她不再愿意通过行动(例如她最擅长的调情)来获取与怪物友谊,而是希望通过回避的方式快速解决这一地图的流程。

而在那次旅途中,那个胖胖的骷髅似乎也变得有些不一样。

他一如既往的用屁袋测试Frisk的决心脸,用漫不经心的态度谈论着可怕的话题。行踪却比此前的世界线中更加飘忽不定。

但是谁知道呢,毕竟那是个捉摸不透的骷髅。

 

“那么接下来,谈谈你最近做的梦吧。”

Frisk抿了抿嘴,似乎并不想说话。

“就说最近的梦吧,你居然说梦话,还大喊大叫的!”幽灵用透明的手指点着人类的脑袋,不无抱怨地说,“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不让你的声音传出去吗?”

“抱歉。”Frisk毫不走心地道歉了。

*但是她拒绝了。

幽灵摆出了这个旁白框,一脸不罢休。

Frisk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才坦白:“我梦见我在逃跑。”

“逃跑?哈!是Undyne吗?那可是段经典的剧情!”幽灵恶劣地笑着。

“我一直在逃跑。那已经是重置以后的时间线了,我非常熟练,而且——虽然Undyne的确很凶,但是她其实下手并没那么重,你知道的。然后我看到了Sans,我朝他呼救。”

“似乎有点印象……不过他可是个懒骨头,没什么用。”幽灵耸耸肩。

Frisk很平静:“是没什么用……”

 

她还记得,上条时间线里餐厅里的对话。

他说有人托他照看。

他说他一直在暗中保护。

多让人开心呀。

虽然他一次都没保护成功。

但她也只是露出嫌弃的表情,

心里忍不住冒出一点欢喜的芽儿。

 

但是,是啊,哪有那么好的事呢?

这一次,在重置之后,在那次战斗中,她终于明白了。

 

此前你的每一次死亡,我都在一旁默默守护。

并且无动于衷。

 

“所以……这个发现让你很失望?”

“有点,但还好……应该说早有预感?”Frisk斟酌着语句,“但是现在不了。”

“那……感谢他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幽灵还是忍不住开口嘲讽了。

“可能吧,不是他,我也不会自杀重置了。”

幽灵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复杂并且充满绿色。

Frisk无奈地解释:“我是指,明白了自己的正确‘使用方法’。”

反抗是错的。

恐惧是错的。

甚至于“没有感觉”都是错的。

既然都错了,那就重新开始吧。

 

我会做一个乖孩子。

我会努力地避免冲突。

我(可能)会和所有怪物成为朋友。(划掉)

 

假如这样子,才是正确的样子。

 

“其实我还挺高兴做出这样的选择。”Frisk罕见地笑了笑。

“为什么?”

“因为自杀产生的异变使我终于能看见你,而不是只能听到一个神经质的声音。”

“喂!”幽灵很不满。

但是Frisk表情很认真。

“我很庆幸,可以再一次吃到Toriel做的派,再一次握住那个藏了屁垫的手,再一次见到Papy酷毙了的约会装扮,再一次……

……

Snow town的那个雪人,重置前,我一直期待在旅途结束的时候能把雪块带回去给它。这次终于做到了,我还把它带回了地上,现在就在冰箱里。

……

那片回音花丛,还有头顶上的石头星星,真的很美。毕竟之前一直忙着逃命,从没好好看过。

……

也很认真地跟那个怪物道歉了,原来它只是想让我记住它的名字。啊,虽然现在也忘记了,这实在是太抱歉了。

 

仔细想想,的确有很多微不足道的遗憾,在这一次的时间线中弥补了。

这让我头一次觉的,自己的死亡并非毫无意义的。”

“……”

“别这样看我啦,我觉得现在的状态很好。

我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人,还有一个永远不会离开的背后灵。

我喜欢的朋友会主动来找我,直到他们不再喜欢我……

还有我所怀念的,也不可能会轻易忘了我。你看,我都那么低调了,真难为他一把懒骨头还要跑来监视我。”

 

这不也挺好吗?


码个清奇的脑洞

女福,原作向,猹旁白论基础上,福和小花都是可以看到猹(类似背后灵的设定),手残玩家死亡流(的形式)差点走了ge线但是最终还是通了ne线之后,又通了pe。因为福猹就是关系很好(划重点),所以福以福的身份在地面生活。
接下来是没根据的脑洞时间

猹福都是试验品,是制造的人类。人为注射了决心,灵魂,制造了肉体和记忆投放进地底世界的。猹算半成品,决心注射量不多,所以她在死亡之后肉体消亡无法操纵时间线。但是因为还是有决心,所以依附在第二个试验品福身上,只是情感有所缺失(类似小花)。
福算是完全品 她的出厂设置一片空白,是在冒险的过程中一点点充实起来的。(所以她对一开始见到的猹花都很依赖)因为有猹提醒,小花根本没能坑到福,反而被损得很厉害。之后差点走屠杀也是因为福在被伤害到死亡后感到恐惧开始的反击。
制作者g爹吧()因为扫地机器人g爹几乎就是个搞笑角色,但是第一眼看到他真的是毛骨悚然。
g爹虽然存在于这个时间线的肉体被抹消了,但他存在于另一个代码中并进行着实验。而他的实验就是想打破结界。所以他通过抽取灵魂和决心制作了猹和福。在猹消极怠工并重病死亡之后,发现身体质量和决心都不够,而且情感记忆干预太多行为,于是在制作福的时候就以空白作为出厂设置,并且等到了其他几个人类所贡献的肉体和决心作为材料。

这个脑洞主要是我觉得猹和福,尤其是福,根本没有过去,没有理由,没有根据就掉下来,就算是有设定的猹也只是本人的一面之词。福,她只有走pe才被承认是福本福,走其他路线都不会出现真名。这???就让人想到福的设定是要走pe的。
但是我在打pe的时候好几次都很烦躁。因为我就是个手残,死很多次。怪物不会因为你mercy而停止攻击。我就在想一般人肯定做不到吧。被伤害致死依然选择原谅。
那么假如设定是走pe的福,遇上了想要保护她并且情感缺失的猹,她应该会选择保护自己吧。所以她将所以让她死亡的怪物全部杀害了。
所以在审判的时候,福根本不会愧疚。为什么要为杀死对自己抱有杀意的怪物而感到愧疚呢?为什么被伤害就不能反击呢?这样子反问了。
而在重来一次的时候,她已经获得了丰富的经验,为了上一条线给她温暖和善意的怪物们,她终于可以有选择(划重点)的走pe了。
不过pe结束之后,福一点都不活泼开朗,福猹花成为家里蹲三人组(假定花像猹一样依附福)。福很依赖羊妈,和papy,monsterkid是挚友,但是和其他怪物一点不熟也不想混熟。和衫则是心照不宣的对立警惕。

差不多
就是这个脑洞。
我居然写了那么多()
我是福厨,(还有点吃衫福),但还是最喜欢为自己所爱之人选择包容和原谅的福。
有能力的人才有选择的余地。
欢迎一起讨论捉虫。グッ!(๑•̀ㅂ•́)و✧

之前一直在鱼姐那段死来死去的时候

就突然想到

圣母结局对福来说真的是公平的吗

之前为了画手书画的两张

现在直接po出来是因为要推倒重画了【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