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辰菌

杂食,沉迷BGO,山风红蛋kk溺爱。是喜欢来打和q娃的大朋友,真实游戏宅。

换了个

符合我气质的头像

夜谈【*只有两个人的女子会】

*我流福,重点高亮。

*猹福友情(严重申明),和少量的f→s

*大量代词和奇怪的排版!

*无聊的笑话和梗!

*慎!入!雷爆警告!



=


*So……你想要谈谈?

*……

*你想要谈谈。

*……

*好叭,不论你想不想谈,我都想跟你谈谈。

*……我们必须要用这样的形式进行对话吗?

*Fine,假如你不愿意的话。

 

半透明的灵魂无趣地收回了黑漆漆的对话框,结束了自己的旁白游戏。她面向着屋内,坐在窗沿,晃动着小腿看着自己的宿主兼友人。

Frisk吃着爱心发胖夜宵奶油派,慢吞吞但不失决心地说:

“我不认为我需要谈话。”

幽灵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刻薄地冷笑着:

“可不是嘛,回到地面上以后做了近半年的家里蹲,减少和外界的社交到了让所有人担心的程度。每天都用玩游戏和看电视剧打发时间,每晚都会因为噩梦而惊醒,这样活泼开朗健康的孩子真是世间少……”

 

*……!

 

浅色的幽灵突然噤声,她微微侧头,尖锐的冷笑还挂在嘴角。没有虫鸣声,也没有树叶沙沙作响的节奏,静谧的夜晚由此显得沉寂得诡异。

Frisk稳稳地咀嚼着派,用全身心感受着甜美的滋味。虽然决心脸上看不出感情的波动,但她其实非常享受每晚的爱心发胖派,什么事情都没法阻止她体验这种被爱的感觉。更不用提现在这可以算是例行常规的事态。

 

*…………

 

“终于走了,那个伪善的骨头!”幽灵啐了一口,惹来人类微微皱眉(这是脏话唉小孩子不能讲),“他是在监视?还是警告?都过了这么久了,他怎么还是那么神神叨叨的?”

甜食下肚,Frisk的嗓音带着点少见粘稠和甜腻,她不紧不慢地拿纸巾擦着嘴,一边思考着一边说:

“可能是怕我重置吧。”

“可你已经没有重置的能力了!”回到地面上以后。

也许与环境有关,地面上没有存档点,而Frisk的有关时间的特殊能力也没有机会再次使用。

 

不过其实也并没有重置的必要,毕竟他们走的是pe线嘛。

没有杀戮,没有伤害,和平美好阖家欢乐的故事。

 

“重置也有分主动和被动。”Frisk直接明示了,“别人不会杀我,但我可以自杀。”

 

幽灵愣住了,一时有些说不出话。

她想起了什么。

 

在极漫长的旅途中,Frisk的每一次死亡就是一次短暂的重置,也就是被动的重置。重置的滋味应该不好受←这是幽灵猜的,不过比起在死后那个黑漆漆的封闭的小空间里待着,Frisk更愿意走进地底的世界。

 

*她也想带着那块雪进行伟大的旅行。

 

但是死亡次数多了以后,幽灵开始不耐烦了。她厌烦了每次那个孩子努力逃跑,却被拦住时恐惧不堪的神情;她厌烦了那个孩子伤痕累累的样子;她也厌烦了每次死亡,那个孩子在黑暗中默然的样子。

于是好战的幽灵时常联合那朵自认酷炫的小花进行诱导,引诱那个遍体鳞伤的小孩拿起武器进行反抗。

也没有那么顺利,但是他们成功了。

 

有那么一天,Frisk遇到了一个难缠的怪物。

……

*你吃掉了情侣棒冰的一半。

……

*你吃掉了雪块。

……

其实那个怪物也不是很强,也不是很凶,甚至有点让人记不住名字。

但是它太执着了,它一次又一次地追上逃跑的小孩,叫嚷着恐怖的让人听不懂的语言。

……

*你吃掉了奶油肉桂派。

……

*你又死了。

……

*……

Frisk杀死了那个怪物。

灰尘被风吹散时,那个孩子仍有一点茫然。

 

*呃……

*听着,这不是你的错。

*好吧,虽然动手的是你,但是毕竟是我怂恿的你……噢,还有那朵烦人的花!

*……嘿,你在听吗?

*你还好吗?

 

伤口有些痛。

但是没关系。

在下一个存档点它会自己愈合。

 

*……那就好。

 

幽灵每每回忆到这里,都对自己的迟钝无语。

 

Frisk最终来到了那条明黄色的长廊。

她看到了一个存档点。

和那个隐蔽在黑影中的骷髅。

 

但是万幸的是没有发生战斗。

 

毕竟那个孩子在对话之后,没有任何征兆地自杀了。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Reset。

 

幽灵想到那个骷髅可能被吓破了骨胆,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也不是故意吓他的,”Frisk解释,“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进行重置。那感觉就像把你剪成杂乱的小碎片,然后揉成一团,暴力地放进再生纸制造机里。有点恶心。”

 

好吧,是有点恶心。幽灵想着。

那个曾经崩溃的人类,现在也能如此平淡的说那么无聊的笑话了。

 

不过想来,可能就是那次自杀,导致那个骨头神经质的监视行动。

 

“好吧,别提他了。”幽灵说,“既然走了PE线,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新的生活呢?你看,现在谁会不喜欢你呢?”

“我本来就不擅长社交。”

“可你明明很会调情!”

Frisk被噎了一下,没想到猹生既然发现了华点。但她还是坚持:“我不擅长表达自己。”

“这倒是真的。”一个全程代言了Frisk的幽灵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

“所以我会选择那种方式。”

“什么意思?”

 

“我会观察对方的反应,猜测他的心情,他的想法,以此来进行应对。”

*我会观察对方的反应,猜测它的心情,它的想法,以此来避开攻击。

“轻浮的行为是最有迹可循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们。

 

 

骗子。

幽灵心里想。

 

她是见过的,那个试图交谈的人,那个尝试拥抱的人,那个努力结交的人。

那个最后只能和幽灵做朋友的人。

 

自杀之后,Frisk决定走pe。但是她不再愿意通过行动(例如她最擅长的调情)来获取与怪物友谊,而是希望通过回避的方式快速解决这一地图的流程。

而在那次旅途中,那个胖胖的骷髅似乎也变得有些不一样。

他一如既往的用屁袋测试Frisk的决心脸,用漫不经心的态度谈论着可怕的话题。行踪却比此前的世界线中更加飘忽不定。

但是谁知道呢,毕竟那是个捉摸不透的骷髅。

 

“那么接下来,谈谈你最近做的梦吧。”

Frisk抿了抿嘴,似乎并不想说话。

“就说最近的梦吧,你居然说梦话,还大喊大叫的!”幽灵用透明的手指点着人类的脑袋,不无抱怨地说,“你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不让你的声音传出去吗?”

“抱歉。”Frisk毫不走心地道歉了。

*但是她拒绝了。

幽灵摆出了这个旁白框,一脸不罢休。

Frisk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才坦白:“我梦见我在逃跑。”

“逃跑?哈!是Undyne吗?那可是段经典的剧情!”幽灵恶劣地笑着。

“我一直在逃跑。那已经是重置以后的时间线了,我非常熟练,而且——虽然Undyne的确很凶,但是她其实下手并没那么重,你知道的。然后我看到了Sans,我朝他呼救。”

“似乎有点印象……不过他可是个懒骨头,没什么用。”幽灵耸耸肩。

Frisk很平静:“是没什么用……”

 

她还记得,上条时间线里餐厅里的对话。

他说有人托他照看。

他说他一直在暗中保护。

多让人开心呀。

虽然他一次都没保护成功。

但她也只是露出嫌弃的表情,

心里忍不住冒出一点欢喜的芽儿。

 

但是,是啊,哪有那么好的事呢?

这一次,在重置之后,在那次战斗中,她终于明白了。

 

此前你的每一次死亡,我都在一旁默默守护。

并且无动于衷。

 

“所以……这个发现让你很失望?”

“有点,但还好……应该说早有预感?”Frisk斟酌着语句,“但是现在不了。”

“那……感谢他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幽灵还是忍不住开口嘲讽了。

“可能吧,不是他,我也不会自杀重置了。”

幽灵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复杂并且充满绿色。

Frisk无奈地解释:“我是指,明白了自己的正确‘使用方法’。”

反抗是错的。

恐惧是错的。

甚至于“没有感觉”都是错的。

既然都错了,那就重新开始吧。

 

我会做一个乖孩子。

我会努力地避免冲突。

我(可能)会和所有怪物成为朋友。(划掉)

 

假如这样子,才是正确的样子。

 

“其实我还挺高兴做出这样的选择。”Frisk罕见地笑了笑。

“为什么?”

“因为自杀产生的异变使我终于能看见你,而不是只能听到一个神经质的声音。”

“喂!”幽灵很不满。

但是Frisk表情很认真。

“我很庆幸,可以再一次吃到Toriel做的派,再一次握住那个藏了屁垫的手,再一次见到Papy酷毙了的约会装扮,再一次……

……

Snow town的那个雪人,重置前,我一直期待在旅途结束的时候能把雪块带回去给它。这次终于做到了,我还把它带回了地上,现在就在冰箱里。

……

那片回音花丛,还有头顶上的石头星星,真的很美。毕竟之前一直忙着逃命,从没好好看过。

……

也很认真地跟那个怪物道歉了,原来它只是想让我记住它的名字。啊,虽然现在也忘记了,这实在是太抱歉了。

 

仔细想想,的确有很多微不足道的遗憾,在这一次的时间线中弥补了。

这让我头一次觉的,自己的死亡并非毫无意义的。”

“……”

“别这样看我啦,我觉得现在的状态很好。

我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人,还有一个永远不会离开的背后灵。

我喜欢的朋友会主动来找我,直到他们不再喜欢我……

还有我所怀念的,也不可能会轻易忘了我。你看,我都那么低调了,真难为他一把懒骨头还要跑来监视我。”

 

这不也挺好吗?


想写一个

be的sf
虽然很嗑sf
但是我认为本篇里,sf怎么想都he不了叭。
不说寿命梗。
就是说,衫对人类的时间旅行者这一身份的怀疑,那种消极的不信任的情绪。
以及福,拥有的无数次被杀死的记忆。
ta能为了所爱的朋友们努力克服达成pe,但是不代表创伤会不存在。
而餐厅里衫的说法其实就很明显。他一直在见死不救。
只是在那条时间线上,福一直没死而已。
但是我就好吃冷漠衫哦,同时我突然觉得冷漠福似乎也很好吃。
想写一个be的冷漠衫x冷漠福。
衫在长期的监视中萌生的微弱的感情。
和福在最初动心后的失望,以及回归冷漠的态度。

嘿嘿嘿嘿嘿
打个小tag
立个flag

写文的太太是什么人间瑰宝???

码个清奇的脑洞

女福,原作向,猹旁白论基础上,福和小花都是可以看到猹(类似背后灵的设定),手残玩家死亡流(的形式)差点走了ge线但是最终还是通了ne线之后,又通了pe。因为福猹就是关系很好(划重点),所以福以福的身份在地面生活。
接下来是没根据的脑洞时间

猹福都是试验品,是制造的人类。人为注射了决心,灵魂,制造了肉体和记忆投放进地底世界的。猹算半成品,决心注射量不多,所以她在死亡之后肉体消亡无法操纵时间线。但是因为还是有决心,所以依附在第二个试验品福身上,只是情感有所缺失(类似小花)。
福算是完全品 她的出厂设置一片空白,是在冒险的过程中一点点充实起来的。(所以她对一开始见到的猹花都很依赖)因为有猹提醒,小花根本没能坑到福,反而被损得很厉害。之后差点走屠杀也是因为福在被伤害到死亡后感到恐惧开始的反击。
制作者g爹吧()因为扫地机器人g爹几乎就是个搞笑角色,但是第一眼看到他真的是毛骨悚然。
g爹虽然存在于这个时间线的肉体被抹消了,但他存在于另一个代码中并进行着实验。而他的实验就是想打破结界。所以他通过抽取灵魂和决心制作了猹和福。在猹消极怠工并重病死亡之后,发现身体质量和决心都不够,而且情感记忆干预太多行为,于是在制作福的时候就以空白作为出厂设置,并且等到了其他几个人类所贡献的肉体和决心作为材料。

这个脑洞主要是我觉得猹和福,尤其是福,根本没有过去,没有理由,没有根据就掉下来,就算是有设定的猹也只是本人的一面之词。福,她只有走pe才被承认是福本福,走其他路线都不会出现真名。这???就让人想到福的设定是要走pe的。
但是我在打pe的时候好几次都很烦躁。因为我就是个手残,死很多次。怪物不会因为你mercy而停止攻击。我就在想一般人肯定做不到吧。被伤害致死依然选择原谅。
那么假如设定是走pe的福,遇上了想要保护她并且情感缺失的猹,她应该会选择保护自己吧。所以她将所以让她死亡的怪物全部杀害了。
所以在审判的时候,福根本不会愧疚。为什么要为杀死对自己抱有杀意的怪物而感到愧疚呢?为什么被伤害就不能反击呢?这样子反问了。
而在重来一次的时候,她已经获得了丰富的经验,为了上一条线给她温暖和善意的怪物们,她终于可以有选择(划重点)的走pe了。
不过pe结束之后,福一点都不活泼开朗,福猹花成为家里蹲三人组(假定花像猹一样依附福)。福很依赖羊妈,和papy,monsterkid是挚友,但是和其他怪物一点不熟也不想混熟。和衫则是心照不宣的对立警惕。

差不多
就是这个脑洞。
我居然写了那么多()
我是福厨,(还有点吃衫福),但还是最喜欢为自己所爱之人选择包容和原谅的福。
有能力的人才有选择的余地。
欢迎一起讨论捉虫。グッ!(๑•̀ㅂ•́)و✧

沙雕创骑小段子

*作者真的很无聊

*很有可能笑不出来的沙雕笑话

*君日本语本当上手

*微量兔龙无差,私心打个tag,伪全员

 

1.      手冲咖啡不如速溶咖啡好喝←被这样吐槽的老板又双叒叕跳槽了。

2.      但是没有人对此感到意外。

3.      甚至在店主本人不在的咖啡店里开起了速溶咖啡Party。

4.      其中,万丈龙我的蛋白粉冲咖啡赢得了在场成员一致的差评。

5.      “为什么你们不为自己的健康着想呢?”这样嘀咕着的万丈龙我今天也是超绝可爱。

6.      为了展示蛋白粉的功效,他当场就做起了俯卧撑。

7.      不知道为什么,猿渡一海也跟着一起做了。

8.      燃烧心火!!

9.   欸?你的设定是热血笨蛋吗?←被咪碳这样吐槽了的渡海陷入了当机的状态。

10.  而面对龙我强烈推荐的蛋白粉咖啡,战兔非常嫌弃地说了:“稍微注意一下口感啊你这个筋肉笨蛋!”

11.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人都用慈祥的目光关怀着他们两个人。

12.  尤其是纱羽姐姐。

13.  除了陷入虚无的海海。

14.  没有人关心海海。

15.  可怜孤独又无助。

16.  只能打开手机看咪碳以前的录播。

17.  这时,老实人突然来砸馆了。

18.  带着他的二五仔秘书和手冲咖啡不如速溶咖啡好喝的老板。

19.  说是说,嫌他们开个速溶咖啡pa都能那么吵。

20.  其实还是因为手冲咖啡不如速溶咖啡好喝的老板想要给他们泡咖啡喝。

21.  手冲咖啡不如速溶咖啡好喝的老板简直就差把咖啡浇到他们额头上来让(逼)他们喝下去。

22.  还说什么感受火星的力量。

23.  假笑。

24.  本来是抱着多一个咖啡师可以使东都咖啡馆进一步扩张的心思接纳的石动惣一。

25.  现在老实人只想把那么老实的自己回炉重造。

26.  “蒸血。”

27.  把手冲咖啡不如速溶咖啡好喝的老板引到东都咖啡馆的二五仔秘书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28.  人一旦多起来就会想聚餐。

29.  可是没有人想吃烤肉。

30.  还是看不下去的二五仔秘书做了全员份的蛋包饭。

31.  不愧是难波咖啡馆的间谍!做饭都那么有一套!龙我诚恳地恭维。

32.  被提醒了的二五仔直接把刚出炉的蛋包饭丢进了垃圾桶。

33.  毫无意外地遭到了痛揍。

34.  那趴在地上的光景让人联想到了大海和沙滩。

35.  面面相觑下,大家选择了泡面。

36.  当然都是龙我的库存。

37.  为此他一度暴起。

38.  革命无疾而终。

39.  本来就很小的咖啡馆挤满了人。

40.  搭配着比老板的手冲咖啡要好喝千百倍的速溶咖啡。

41.  为和平而干杯。

恋爱脑的天才物理学家

*很短很短很短很短警告

*不合时宜的搞笑警告

*人物可能崩坏警告

*虽然打了兔龙tag但是真实无差警告

*自己写的开心警告(?)

*Ok??


喜欢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像是朝露般清新,又如同晚霞般浓烈。或者说,是燥热的心房间鼓动的甜蜜而热情的情愫。也有说法,是自认主角的狂妄,是大喜大悲,是沉醉在自己情感世界的盲目。

不过对天才物理学家桐生战兔来说,喜欢是体内爱情荷尔蒙的大量分泌。是多巴胺、苯基乙胺、去甲肾上腺素等激素的综合作用。是他苦思冥想都无法解出的难题。

战兔不能理解,为什么看着那个筋肉笨蛋泡方便面的时候,自己可以产生心动的感觉。

确切的来说是多巴胺的的大量大量大量分泌。

他看着万丈从柜子里取出一桶方便面,粗暴地撕开包装,拿起热水壶的时候不慎被烫得嘶哑咧嘴,汩汩的热水注入桶内。又拿起美空放在一边的杂志盖在面桶上,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挤出一小团软乎乎的肉。

即使是筋肉笨蛋也无法忽视背后灼热的视线,万丈转过头,就看见某不修边幅的学者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万丈恶气地说:“喂,你看什么看啊!”,显然突然出声吓了对方一跳,然后又磨磨蹭蹭地补充了一句:“饿的话可以分你点,但是这是最后一桶面了啊!你别吃太多!”说到后面,又变成了理直气壮的大嗓门。

战兔还没来得及回味刚才的情感,立刻反射性地杠上:“吃我的住我的,还让我别吃太多??”这样说着,却也飞快地端着碗筷过去分了方便面。

嗯,即使是厚重的爱情滤镜也没法拯救方便面糟糕的口感。——天才物理学家桐生战兔冷静地分析道。

无独有偶,战兔发现自己越来越经常盯着万丈出神。最近的一次,万丈像是对着窗外的景色产生了空前绝后的兴味,直盯着发呆。而战兔则盯着他被光晕染了一圈的背影出神。

偶尔路过甚至拍了照的美空感叹:“和平真好啊。”

桐生战兔由此产生了自己对万丈龙我的感觉得疑虑。觉得自己品味不至于如此差劲,喜欢上一个筋肉笨蛋。但是转念一想万丈的脸其实不错,身材也很结实……打住,自己的品味不至于那么差……可是万丈虽然看起来很粗糙,但是在相处的过程中也可以看出他细心温柔的……等等!停住!不要再想下去了!!

天才物理学家在自己短暂的有记忆的人生中头一次怀疑自己有人格分裂症。

——但还是得出了自己的的确确喜欢万丈龙我这个结论。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告白了。

这简直是世纪难题。天才物理学家于此并没有涉猎,于是专程求助了,万能的互联网。

喜欢上了自己的战友筋肉笨蛋该如何表白,急,在线等。

不过,其实也不是很急。

把输入标题框的字一个个删除,桐生战兔逐渐冷静下来。

现在可不是以前轻松愉快的日常生活。残酷的战争,高耸的天壁,每天都会发生的战斗,颠沛流离的民众,无数生命的消亡……面对和处理这些就已经让人疲惫不堪,再分出心思来经营感情只会徒添负担。(他甚至觉得自己告白百分百会被接受)

这份粉红色的心情来得不合时宜,但是却也是应运而生。

那么,再等等吧。

等到渡海夺回他的故乡北都,等到打败Stalk的势力,等到摧毁天壁……

等到他和万丈约定好的,战争的结束。


想看原著向福华……
虽然看神夏的同人也很酸爽
但是本来就是原著cp粉()还是想看看原味的
……就是……那个……有没有推荐……??
占tag抱歉<(_ _)>

之前一直在鱼姐那段死来死去的时候

就突然想到

圣母结局对福来说真的是公平的吗

冬泳【】小玉。

小玉真可爱。

时隔数个月的还愿图???

武藏池坠了,幸好福袋出了黑狗。

之后给黑狗画个大头聊表敬意【